帝京城下,冷肃的风在吹动着。

  世人谁都不曾想到,这一切会来的这么快。

  大玄神朝帝京之外,浩浩荡荡的联军数量,数不胜数,连破六道关隘入帝京。

  这联军的数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

  因为每攻下一座关隘,隘口内的一些修行人,便会自告奋勇的加入联军中,所以,使得这支大军,犹如滚雪球般的越滚越大。

  当然,其中也有原因是因为江漓的加入,江漓作为五凰第一军神,其名头,其传说流传在各地。

  如今,竟是现世,伐暴君,自然是引起了世人的共鸣,使得不少修行人,纷纷加入征伐的行列。

  帝京之外,三军驻扎。

  江漓一身银铠,在他的身边,则是这次起义军的头领,以及妖族王庭和天元域大军的统领。

  肃杀的气氛,弥漫在帝京外的荒野。

  谁都不曾想到,这场决定大玄神朝存亡的战斗,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六座关隘,六头绝世凶兽,那是何等助力啊。

  在得知这些凶兽居然成为了大玄神朝助力的时候,联军各方强者那都是绝望的,凶兽凶残而狠厉,当年那头凶兽六婴给世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因而,如今出现这么多凶兽,险些让联军崩溃,连征战的勇气都没有。

  那根本不是寻常的军队能够战胜的了的。

  幸而,五凰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们,频频出世,展现绝代风姿,尽是连斩三头凶兽,一路破关,逼得澹台莫桀不得不收回凶兽鼎,镇守帝京。

  这让联军的信心大盛,越发的有信心攻下帝京了。

  江漓一身银铠,盯着高耸的城墙,城楼上人头密密麻麻,更是有金甲在阳光下倒映着光辉。

  强横的气息,在城墙之上若隐若现。

  “这一战,难了……”

  相比于诸多降临们的乐观,江漓却是摇了摇头。

  “这些被澹台莫桀以人族气运瓜分而诞生而出的凶兽,比起曾经的凶兽六婴要弱一些。”

  “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弱点,若是对症下药,我等尚有胜利的机会。”

  “而如今,澹台莫桀将这些凶兽全部收集在一起……”

  “这样对我们而言,压力会大很多,想要轻易的通过凶兽的弱点,逐一击破,就更加的困难了。”

  江漓道。

  不仅仅是江漓这般想。

  大军之中。

  吕木对,莫天语等人也同样是明白这一战的困难程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成功拿下。

  帝京可不比其他的关隘。

  澹台莫桀放弃那些关隘无所谓,因为只要他胜了这一战,自然能够收回。

  但是,帝京一旦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澹台莫桀绝对不会离开帝京,所以,集结所有力量在帝京城下,厮杀一场。

  咚咚咚!

  当晌午的阳光变得越发的刺眼。

  帝京城楼上,竟是有旌旗飘扬。

  擂鼓声炸响,鼓声密集,每一次的敲打,都仿佛让人的血液随之沸腾似的。

  而联军一方。

  也终于是在江漓一声令下,发动了攻伐。

  喊杀声一下子覆盖整个帝京。

  犹如雷霆撕裂了平静的天空,在安静的池塘中砸下一颗巨大的石头。

  咚!

  似是平地起惊雷。

  马蹄声,奔跑声,甲胄碰撞声,纷纷不绝。

  犹如在奏一曲热血沸腾的战歌。

  而城楼之上。

  万箭齐发,无数的箭矢冲下,密密麻麻。

  这都是特制的箭矢,澹台莫桀耗费了巨大的物资和人力,打造出来的破灵箭。

  至于这种想法,则是来自于投靠他的一些专门研究奇门异术的修行门派。

  当年澹台贺因为求长生导致了祸端,心中有关,撤除了奇士府。

  而如今,澹台莫桀又重启奇士府,只不过,这一次的奇士府,研究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和技巧。

  参战的士卒都是修行人,有灵气在身,最弱都是体藏境。

  因而,寻常的箭矢根本没有效用。

  所以就得用到着破灵箭。

  一波箭雨之后,联军一方,强者死伤颇为严重。

  江漓没有想到帝京中竟然还有这等手段,不过,既然已经出击,此刻喊退,一定会伤了势气。

  所以,在他的军阵指导之下,共有十尊军阵战神诞生。

  吼!

  军阵战神呈现血色,由战场之上的煞气和血气组建而成。

  一声怒吼。

  箭雨凝滞。

  嘎吱嘎吱!

  帝京的城门放下了。

  一大堆的士卒冲杀而出,玄武卫紧随其后。

  两方军队,浩浩荡荡,仿佛遮蔽地平线的尽头,在大地的两端,各自发起冲锋。

  像是瀚海表面从两端泛起的白浪,裹挟着千钧不可阻挡之势,碰撞在了一起。

  黄沙百战埋骨甲。

  仿佛是代表了两股气运的军队互相撞击。

  ……

  帝京之内。

  长街早已经被清空,民众纷纷躲避在房屋之内,不敢冒头,也不敢看热闹。

  暴君面前,谁敢肆意看热闹?

  那是拿生命在开玩笑。

  因此,凡人们,纷纷躲避着,等待这一场征战的结果。

  长街之上。

  出行队伍浩浩荡荡。

  华贵的车辇在出行队伍的引导下,一路登上了城楼。

  侍从躬身,小心翼翼的揭开了车辇的布帘。

  澹台莫桀穿着简单的便服从其中走出,脸上带着自信的光彩。

  他出了车辇张开了手臂,侍从提着金色铠甲,为他穿上。

  城楼上。

  数位金甲卫纷纷赶赴而来,单膝跪伏而下。

  “三尊封存着神兽的青铜鼎可都取回了?”

  澹台莫桀徐徐道。

  金甲卫们脸上流露出狂热之色,纷纷侧身,露出了摆在城楼上的三尊青铜鼎。

  澹台莫桀穿好了金甲,踱步来到了女墙之前,背后的红袍翻卷着。

  他望着底下双方淹没在一起的战场,眼眸中闪烁起了精芒。

  “这一战,将结束一切。”

  澹台莫桀嘴角微微上挑,他足够狂傲,足够自信。

  捂着胸膛的金色血液。

  嗡……血液跳动。

  澹台莫桀只感觉脑海中,竟是浮现出了奇特的知识。

  似乎是一种阵法。

  澹台莫桀大笑起来。

  抬起手。

  嗡……

  三尊青铜鼎,在加上之前封存着凶兽云蛊雕的小鼎。

  四尊鼎环绕在他的周身。

  磅礴的灵气翻涌,竟是化作一个个繁琐无比的阵言。

  四尊鼎开始在阵言的推动下,形成了阵法。

  “此阵便名为,四方凶兽阵!”

  澹台莫桀双眸似乎都绽放着金光。

  在这一刻,元神浩浩荡荡的冲击。

  四尊鼎中,四头凶兽纷纷冲起,璀璨的光华撕裂天穹。

  帝京的上空,云层化作了血色,浓郁的煞气在不断弥漫着。

  首当其冲,为云蛊雕。

  这头凶兽是在飞升地内孕育的,无比的强大,拥有灭世气机。

  剩下三头,分别是一头牛首龙身的庞大凶兽,一头有着千眼的巨大黑蜘蛛,以及紫色的满是狰狞的六尾狸猫。

  四尊大凶横亘在帝京上空。

  嘶吼之间,恐怖的气息席卷战场。

  帝京中,无数民众惶恐的望着天穹,这一可怕的一幕,击溃了他们内心的反抗气势。

  联军一方,也同样感受到了压力。

  四头玄仙级的灭世凶兽,这是何等可怕的画面,几乎每一头都拥有着毁灭诺大帝京的力量。

  咻咻咻!

  破空之声炸开。

  五凰的真仙们纷纷腾空而起。

  在这一刻,加入了战斗。

  孟浩然背负着手,儒衫飘摇,脚踏浩然气,一步步登临而上。

  他目光闪烁,意气奋发。

  抬起手,身前浩然正气凝聚成一篇文章。

  文章中罗列了澹台莫桀的种种暴行,以及种种危害世间的举措。

  口诛笔伐之间。

  天地似乎都为他的诵念,而电闪雷鸣。

  原本士气如虹的神朝大军,在孟浩然的诵念之下,每罗列出一句关于澹台莫桀的罪行,仿佛就削大军一分气势。

  澹台莫桀出现在城楼之上,背负着手,不屑一顾。

  仿佛全天下背离了他,他也无所畏惧。

  聂长卿一言不发,腰间挎着斩龙便是杀了出去。

  身躯化作一道白芒直逼四头凶兽而去。

  之前斩杀了六臂凶猿,磅礴的气运灌溉而下,完克以速度取胜的六臂凶猿的司马青衫,得大气运加身,拿了气运大头,竟是立地证得玄仙。

  而聂长卿等人虽然也有气运加身,但是数量不多,无法维持聂长卿汇聚气运江河,破入玄仙层次。

  聂长卿感觉被打击到了。

  所以,这一次凶兽一出现,他便迫不及待,寻得那头牛首龙身的凶兽杀去。

  杜龙阳,叶守刀,女帝倪春秋,天虚公子等人也纷纷杀出,杀向那千眼蜘蛛。

  聂双大笑起来,拥有圣王体的他,如今战力不弱聂长卿,拔地而起,抡起拳头猛然挥击,仿佛要将虚空打碎。

  杀向那紫色的六尾狸猫。

  西门仙芝,洛茗月等人皆是纷纷出手。

  先不管这些凶兽是否会带来灭世危机,仅仅是这些凶兽之上融合了大气运,一旦斩杀,可以得气运加身。

  这就足够了。

  五凰的仙人们就不会坐以待毙。

  轰轰轰!

  天穹爆碎,似乎被打烂了似的,磅礴的能量似涟漪席卷。

  战争的余波扩散开来,引得地动山摇。

  可是。

  在这一战,明显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

  四尊凶兽,并列成阵,阵法加持之下,凶兽的实力似乎都提升了许多,最重要的是,每一头凶兽的弱点似乎都被阵法给掩盖去了。

  五凰真仙与这些凶兽碰撞,没有讨得任何的好处,反而是吃了大亏。

  聂长卿在虚空中蹬蹬蹬的后撤。

  被六尾狸猫给抽出了扬洒的鲜血。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也相继被压制。

  所有人色变,忧心忡忡。

  帝京城楼上。

  澹台莫桀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果然,当四大凶组成阵法,几乎无懈可击。

  特别是在云蛊雕的率领下,在五凰玄仙不得出手的时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