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皆寂。https://

  仿佛有一副庞大的棋盘,凭空出现,棋盘上的纹路交错纵横,像是横亘星空中的大网。

  黑白棋子盘踞其上,似是演绎阴阳。

  呜呜呜……

  有呜咽的风在虚无中吹拂,使人毛骨悚然。

  枯寂大陆上。

  浑身血肉枯槁的齐六甲抬起头,目光中闪烁着熠熠光辉,他看着星空中交错密布的棋盘,仿佛在演绎棋局。

  “终于出手了么?”

  齐六甲枯槁如老树树皮的肌肤微微抖动,似乎抖落点点尘埃。

  他仿佛在笑,又仿佛充满了期待。

  “在冲击高武前,的确得肃清一些该死之人。”

  齐六甲低吟,下一刻,枯坐大陆上。

  静静的观望着接下来的画面。

  其实,他很期待那位白衣少年会怎么做,在场的可是诸多高武世界圣地的圣子圣女,以及他们的保护者。

  白衣少年会如何处理呢?

  若是全部杀死,怕是会引起高武圣地的震怒。

  一旦五凰成就高武。

  怕是会遭遇无上大劫。

  齐六甲笑了笑,不管怎么处理。

  好戏……要开始了。

  虚无中。

  可怕的轰鸣在炸响。

  每一位出窍境都绽放极致的力量,犹如一轮轮烈日,照耀起无尽的光辉。

  竹珑化身为竹珑,人首蛇身,眼眸中演绎着阴阳,黑白磨盘横亘之间,倾轧着虚空,爆发可怕的能量。

  在如此多的出窍境的围困下,她虽然吃力,但是仍旧抗住了。

  青龙飙血,小应龙也战的疯狂。

  不过,当虚无中,交错纵横的棋盘出现的时候。

  小应龙顿时流露出了欣喜之色。

  正在与一位出窍境苦战的青龙,也是一个激灵。

  吼!

  青龙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龙吼,身躯上的每一片龙鳞犹如喷薄出热气,张扬而起。

  仿佛在嘶吼。

  “来啊!战啊!”

  咚!

  他义无反顾的冲向了那位出窍境。

  气机如烈阳一般的出窍境,冷笑着,横推出一拳。

  不过,很快,这位出窍境愣住了。

  因为……

  他发现,他的一拳尚未横推而出,青龙便倒飞,浑身龙鳞炸开,龙血染青天,像是遭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折磨和虐打。

  青龙凄厉呼号。

  另一边,凶神恶煞的,宛若山岳般大小的小应龙看到青龙的惨状,眼睛顿时一亮。

  尔后,他收敛了肉身,如山岳般的身躯,一下子变成了娇小模样。

  肉翼扇动,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那位出窍境。

  “咿呀呀呀呀!”

  小应龙口中大喊着。

  那位出窍境微微愣神,一脸懵逼,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头龙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居然恢复到这小身躯。

  嘭!

  不过,小应龙曾带给他巨大的威胁,这位出窍境,还是认真的打出一击。

  烈阳如火!

  璀璨的光芒横亘过苍穹。

  噗!

  娇小的小应龙,被打的倒飞而出。

  脖子耿直,龙首左右摇晃,吐出血箭,血箭中还夹杂着些水花……

  伴随着凄厉的惨嚎,像个圆球似的滚荡在虚空。

  倒飞的青龙眼睛都看直了。

  一脸的不可置信。

  能不能不要如此浮夸?!

  你这丫的可要点脸吧?

  你是打不过吗?

  你明明打的过啊!

  打飞小应龙的出窍境,一怔,似乎没有想到,他的一击居然能将小应龙打吐血。

  这头龙种的防御无比的强横,那暗金色的龙鳞,以及蕴含本源的攻伐,让他无比的头疼,可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击竟然有如此之威。

  可是,莫名的,这位出窍境的内心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

  啪嗒。

  虚无中,有落子的声音响彻。

  那是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清脆声音,似是有人在枯松下的棋盘上摆盘棋局。

  清晰无比的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

  青龙和小应龙听到这声音,吐血吐的越发的卖力了。

  噗嗤!

  噗嗤!

  青龙和小应龙的对手,两位出窍境,蓦地感觉到一股无比可怕的危机。

  仿佛有两颗棋子在他们的头上落下。

  嘭嘭!

  两位出窍境,甚至连逃都来不及,直接在虚无中炸开,化作了两团迷蒙的血雾。

  血肉直接爆碎。

  凄厉的惨嚎萦绕,两位出窍境的灵魂飞速的遁逃而出。

  “什么?!”

  围困竹珑的诸多出窍境,面色大变。

  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什么,两位出窍境便骤然身灭!

  隐隐间,他们的心头竟是有几分压抑,似乎感觉到了极其可怕的气机似的。

  血色战场上。

  每一位修行人都欢呼了起来。

  不管是五凰,亦或者是天元一方,他们都兴奋到难以抑制自身的情绪。

  天为棋盘星做子!

  这是陆少主的棋盘!

  白玉京之主,陆平安出现了!

  五凰……有救了!

  澹台玄攥紧了拳头,脸上有些赤红,流露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

  霸王深深吸气,紧了紧身上的斧盾。

  凝昭,聂长卿等人也不由流露出期待之色。

  倪玉激动的连磕三粒包裹糖衣的淬体丹。

  “公子……要现世了!”

  倪玉眼睛精亮。

  她可是想死公子了,在仙人遗迹中十年,她与公子分离也十年。

  如今,终于可以见到公子了!

  凝昭也有几分期待。

  轰隆隆!

  虚无中发出了可怕的震荡。

  “什么人?!”

  浑身缠绕雷霆的出窍境凝重万分,他的眼眸中,似是迸发出无尽的雷霆。

  那两尊被打爆肉身,只剩下灵魂的出窍境,飞速遁走。

  哗啦啦……

  蓦地。

  有整齐合一的踏步声。

  五凰的天穹,烟雾缭绕之间,竟是化作了森然阴气,阴气滚滚,浮现出了一支让人毛骨悚然的军队。

  破旧的甲胄,流淌着死气的面容,生锈的铁戈,残破的旗帜。

  方阵踏步,阴气森森!

  阴兵横空!

  这正是北宫圣子临死前所看到的画面,他的灵魂正是被这些阴兵给拉扯拘走。

  甲胄男子面色大变,诸多出窍境也感到了一阵寒意。

  烛龙重新变为了竹珑,她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轻颤。

  口中咳出斑斑血迹,染红了衣衫。

  她伫立在虚无中,安静若处子。

  “这是……九狱秘境中的鬼城阴兵!”

  五凰大陆,不少修行人都入过九狱秘境修行,见到这些阴兵,不由惊诧。

  哗啦。

  有冰冷的锁链抽动虚空。

  隐隐间,似乎有一座鬼城浮现,在鬼城之上,有庞大虚影伫立,甩出了钩镰。

  叮铃铃……

  钩镰横过虚无,瞬间拘住了那两位出窍境的灵魂!

  这两位出窍境早已如惊弓之鸟,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如何被打爆肉身的。

  如今,鬼城的出现,冲击他的心神!

  甲胄男子目光一缩。

  鬼城再现,不正是当初拘走圣子灵魂的存在!

  任凭那两位出窍境逃窜,可是,钩镰专拘魂灵,在他们的灵魂上撕扯出了豁大的伤口,点点灵魂崩洒,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画面看上去竟是有几分毛骨悚然的血腥。

  鬼城之上,有阴差主簿,挥毫之间,阴兵借道出行。

  两位出窍境的灵魂很快便被拉扯入鬼城。

  而这一次……

  鬼城没有如当初那般拘走北宫圣子的灵魂后消失。

  似乎在静静等待,准备拘更多的魂灵。

  轰!

  整个虚无一下子炸开了锅!

  “到底是何人?!”

  这诡异的一幕,让特么从心底发出寒意。

  蓦地。

  一位位出窍境,纷纷观望四周,不知道何时,虚无仿佛化作了棋盘似的。

  “装神弄鬼!”

  甲胄男子爆吼。

  他的身上,强横的气机爆发,犹如一尊魔神。

  背负一杆长枪,遥遥刺出。

  似是要撕裂棋盘。

  忽然,所有人心头一惊。

  因为,世人眼中,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那是一道顶天立地,宛若遮天一般横亘在虚无中的身影。

  巨大无边,一身白衫,端坐由银刃堆叠而成的椅子上。

  出尘,缥缈。

  看到这遮天般庞大身影,五凰的修行人皆是兴奋万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出现了!

  白玉京之主,陆平安!

  “公子……好大!”

  倪玉背着黑锅,肥嘟嘟的脸颊轻抖,红扑扑的看着陆番那宛若横亘在虚无中的庞大身影,惊叹道。

  虚无中横亘棋盘,而陆番就宛若端坐在棋盘外的谪仙似的。

  李三思的身躯轻颤,黑袍下,发出沉重叹息,枯藤徐徐收回。

  他知道……

  她,又不需要他了。

  他伫立原地,身躯尽显落寞。

  女帝一张俏脸刹那通红,激动的口齿都不伶俐了。

  “陆哥!是陆哥!”

  杜龙阳,叶守刀以及刚突破的天虚公子也都目光璀璨。

  “你是何人?!”

  甲胄男子气息如烈阳,发出惊呼。

  他一枪刺出,夺天而出。

  遮天一般的巨人陆番平静的看着,眼眸中波澜不惊,看着冲天而起的甲胄男子,就像是在看一只在棋盘上蹦跶的文字。

  徐徐抬手,挽袖,食指和中指叩着一颗如玉般的棋子。

  棋子若星辰,徐徐落下。

  从甲胄男子的头顶上垂落。

  低吼声在虚无中炸开。

  六层出窍境,相当于迈出六步的阳神境甲胄男子,蓦地感觉到无边的威压,压迫着他的身躯。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棋子落下。

  他的血肉,竟然在这棋子的倾轧之下,不断的炸做了飞灰。

  很快。

  甲胄男子的眼眸中流露出了恐惧之色!

  “饶命!”

  啪嗒。

  子落棋盘。

  而甲胄男子的血肉,也彻底的炸成了飞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