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身大陆。https://

  正在盘坐山巅,稳固自身修行的步南行,徐徐睁开了眼。

  他看了一眼虚无,不由叹了口气。

  “那位前辈……终于开始大开杀戒了。”

  步南行摇了摇头。

  实际上,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像他这么谨慎稳健的老苟,都险些被坑杀,足以说明前辈的可怕。

  “不知道南山圣地有没有派遣大能到来,不过应该不至于……南山小世界的大能数量有限,自家的圣主老爹,不敢派遣大能来虚无天冒险,一旦损失……那南山小世界本就快要垫底的高武排名,就肯定要彻底垫底。”

  步南行笑了笑。

  “果然,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深吸一口气,步南行站起身。

  看向了五凰,不禁是有几分好奇。

  “这个新生的高武世界……到底会是何等层次呢?是衍九?亦或者是衍八?”

  步南行猜测不出来。

  陆番很强,甚至,在他看来,比自家那圣主老爹都要强。

  因而……步南行觉得,这五凰小世界,很有可能会成为衍八级高武。

  “或许,最大的造化,不是这个世界新生的高武本源。”

  “而是……这个世界。”

  步南行呢喃。

  ……

  五凰大陆。

  卧龙岭。

  天机峰。

  风萧瑟的吹拂,带起石梯上枯黄的落叶。

  吕洞玄和吕木对席地而坐,两人身前,则摆放一个石质烤盘,烤盘上躺着一条肥鱼,油腻油汁从石盘上渗透而出。

  吕洞玄搓了搓手,眯起眼,脖子上的大金链子闪闪发光。

  “果然,还是北洛湖中的鱼比较肥美。”

  吕洞玄道。

  “罗岳那小子有眼力见,这鱼送的,老夫心里欢喜啊。”

  热火滚烧,使得石板上的温度攀升。

  吕木对也吞了吞唾沫,拿起刷子,在两面金黄的肥鱼身上抹上酱汁。

  忽然。

  吕洞玄心有所感,天穹上发出了震耳轰鸣。

  他捏住大金链子,眯起了眼。

  “是公子……”

  吕洞玄道。

  “公子?公子怎么了?”

  吕木对好奇的观望,和询问。

  “公子在搞大事情,老夫心有所感……”

  吕洞玄捏着大金链子,瞥了一眼一门心思都被烤肥鱼给吸引的吕木对,不禁嗤笑。

  “小子,你还嫩了些。”

  “咱们天机阁多久没有搞出点轰炸性的消息了?”

  吕木对咧嘴,露出了漏风的门牙,笑了笑,“天地蜕变,这些日子,大家都在努力的变强,哪里能有什么轰炸性的消息。”

  吕洞玄捏着大金链子眯眼。

  “咱们天机阁的宗旨是什么?公子出手,我等岂能默不作声?”

  “我们要让全天下都知道,白玉京是最强大的。”

  吕洞玄开口,话语铿锵,掷地有声。

  吕木对一脸懵逼。

  尔后,盘腿的吕洞玄站起身,在山峰上踱步。

  “我推演,你写。”

  吕洞玄负着手,身上的道袍纷飞,尽显飘然姿态。

  吕木对嗫嚅了下嘴。

  “还愣着干啥?!”

  吕洞玄顿时大怒,这榆木脑袋。

  吕木对无奈,只能不情愿的从衣袖内取出一支毛笔以及一张玄黄纸。

  看到吕木对的识相,吕洞玄开始了他的推演。

  噌!

  手指在大金链子上陡然一抹。

  嗡的一声,刺耳的声音像是石子磨砺的声音。

  一股无形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天地蜕变,邪魔来袭,少主孤苦,独战八方!”

  吕洞玄正色严肃,道。

  “天外一战,风云色变,山河崩塌,陆少主于天外斩邪魔大能十八有余,震慑九天十地!”

  “为少主贺!为白玉京贺!”

  吕洞玄推演完毕,目光澄亮,开口道。

  话语声中,铿锵有力。

  不过,吕木对手抖了……

  “老吕……你可真敢说啊!”

  少主也才刚斩了一位美妇罢了啊。

  吕木对道。

  “你照着写便是,少主出手,必定天下震撼。”

  吕洞玄瞥了他一眼,哼哧道。

  吕木对脸有些发黑,“要不……再简练些,字数少点?”

  吕洞玄不说话了,就这样幽幽的看着吕木对。

  吕木对抽了抽嘴角,好吧,你老你说啥都对。

  一掌扬起,狠狠的拍在胸膛。

  噗嗤!

  阳光下。

  吕木对喷出一大口血,毛笔在手中转动,沾染血墨,在玄黄纸上,笔走若游龙!

  胸腔中豪气冲霄。

  为陆少主贺!

  为白玉京贺!

  ……

  虚无中。

  一位位大能的脸色皆是变了。

  此人到底什么意思?

  为何听此人的话语,似乎充满了不怀好意?

  “快……快杀了齐六甲!”

  远处,跪在冰冷而死寂大陆上的左旭,从陆番拿出神药的惊骇中回过神来。

  神药……那玩意可是神药啊!

  衍五级以下的高武世界,都不可能会诞生神药。

  而眼前此人,竟然拿出了神药。

  有神药在,生死人,肉白骨……齐六甲可能还真的死不了!

  所以,左旭开口了。

  这些大能脱离了“万纹鼎阵”,此刻刚刚回过神,外界的局势,似乎比他们想象中更加的复杂。

  “他是……左旭,左大师?!”

  “真的是左大师?黑白圣地的阵法大师?”

  “该死!左旭是齐六甲的徒弟,是黑白圣主专门布置的夺走九字阵言的阴谋手,此人出现在这儿,肯定是为了给我们破阵!”

  一位位大能认出了左旭。

  毕竟,一位阵法大师的名头还是颇为震撼。

  然而,看此刻左旭的模样,无比的凄惨。

  身上袍服碎裂,双眸淌血,伤痕累累,元神被焚烧,不断被规则所斩……

  这模样,一看就是被欺负了!

  这些大能越发的警惕了起来。

  他们看向了陆番,这位笑的十分诡异的白衣少年,给了他们极大的压迫。

  “是你做的?!”

  “你放我等出来,意欲何为?”

  诸多大能警惕。

  “别废话了!杀了齐六甲!”

  左旭见这些人,居然还在和陆番说个不停,心头几乎要被气的咳出血。

  这些人要死于话多啊!

  先杀齐六甲啊!

  “此人要救活齐六甲!”

  左旭的怒吼,引起了不少大能的注意。

  许多人元神扫荡向齐六甲的方向,顿时流露出骇然之色。

  “什么?!”

  “齐六甲的元神在重新凝聚,气血在复苏?”

  “怎么可能,齐六甲不是濒死么?怎么会有复活迹象?”

  这些大能心头俱震。

  可是,他们也不是傻瓜。

  身躯在虚无中一颤,纷纷掠出,化作流光裹挟着圣阶法器,杀向了齐六甲。

  “齐六甲吞服了神药!”

  左旭再度吼道。

  千刃椅上,陆番瞥了左旭一眼,眉宇微微一簇。

  屁话真多。

  抬起手,徐徐下压。

  轰!

  左旭的身躯狠狠的被压趴在了陆地上,地面碎裂,有骨骼爆碎声传开。

  而刚刚脱困的十八位大能早已经联手杀向了齐六甲。

  齐六甲盘坐在了万纹鼎上,此刻,仿佛一朵酝酿着磅礴力量的胚胎似的。

  陆番笑了。

  “你们可真没把本公子当回事啊。”

  “你们还真不想猜猜本公子放你们出来是为了啥?”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徐徐道。

  可是,这些大能都不曾理会陆番。

  有一人,擅长速度,已经落在齐六甲的侧方。

  一柄锋锐长矛甩出,直刺齐六甲的面门,要贯穿他的脑袋,钉死他的元神。

  然而,齐六甲周围,有阵纹席卷。

  此人的攻伐落空了!

  又有数位大能逼近,不过,也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防着陆番。

  齐六甲盘坐着,一道本源气垂落而下,化作阵纹,坚不可摧。

  有一位大能,用尽浑身的力量,却都打不破!

  他们面色大变。

  发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是你干的?”

  一位大能凝重的看着陆番,虽然感应不出陆番的真实气机,至于凝气修为,立刻被他们忽略,你见过那个凝气,能够在虚无中悬浮?

  他们刚刚脱困,并不知道陆番一招灭杀了圣地圣后的事情。

  因而,他们虽然忌惮,可是却仍有底气。

  毕竟,十八位大能联手,除非是再度遭遇到齐六甲的阵法,那便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底下,冰冷大陆上,迸射着血的左旭,早已经万念俱灰。

  “逃啊!杀不掉齐六甲就快逃!”

  “黑白圣地的圣后大人,惨死于此人之手,将消息传回黑白圣地,让圣主为圣后报仇啊!”

  左旭忽然眼眸一亮,嘶吼起来。

  这话语声,犹如春雷炸响在天穹。

  一位位大能心头顿时犹如雷光撕裂,下一刻,浑身冒冷汗。

  一开始,他们还有些不相信。

  可是,接下来,左旭的吼声,彻底击溃他们的心神。

  “这是一位尊者!堪比圣主级的存在!”

  左旭梗着脖子喊,他要让这些人逃走,将消息传出去。

  尊者?圣主级强者?!

  一位位大能身躯皆是一颤。

  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番。

  却发现白衣少年温和微笑,没有否认。

  “尔等觊觎五凰的新生本源,视其为造化……”

  “本公子宅心仁厚,五凰初入高武,公子我心里高兴,便不轻易起杀戮,给尔等一个机会。”

  陆番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