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番优雅的声音,萦绕露台上。

  国师眯眼,深深的看着陆番。

  许久之后,脸上布满褶皱的皮肤堆叠,露出慈祥的笑容。

  “好,很好。”

  国师道。

  说完,他便开始剧烈咳嗽,脸色都微微涌上了一抹红润。

  宽袖扬起,捶打了会儿胸口,才是缓了下来。

  微风徐徐,国师迎面望着小岛,脸上带着几许享受。

  “真是个舒服的地方……待老朽替陛下平定了叛乱,定要搬到这儿来养老,不需要多,只需要在那湖畔边缘,建一间茅草屋便可。”

  “风雨时,躲茅草屋里烧酒小酌。”

  “晴好时,乘孤舟飘荡湖中垂钓……”

  国师笑着,迷蒙的眼中,流淌着希冀与渴望。

  陆番闻言,笑道:“到时候,平安陪你下棋,小日子美滋滋。”

  国师顿时大笑,喜悦似乎都洋溢了出来似的。

  “希望平安你能说到做到,能力越大,野心就会越大,难得老朽在你身上感受不到什么野心……”

  国师看着陆番,面色温和。

  陆番坐在轮椅上,轻轻摩挲着羊毛薄毯,没有说什么。

  他不是没有野心,只是……

  国师所说的江湖、庙堂、天下……根本不在他的野心范围内。

  大周只不过是五凰大陆的一隅之地。

  陆番目光所及,乃是改造整个五凰大陆,甚至……远远不止如此。

  因而,国师说陆番没有野心,其实也可以。

  “夫子,其实你可以休息的。”

  陆番看着国师,道。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你守的住如今,但你未必守的住将来。”

  国师站了起来,颤颤巍巍伫立在露台栏杆处,宽袖负于身后,垂落满头白发,遥望波澜不惊的湖面。

  “先帝崩殂,曾向老朽托孤,既承诺了先帝,岂能说脱身就脱身,留陛下独面四方豺狼?”

  “老朽也不求守住将来,只求保住当下,让陛下能于绝境中看到希望。”

  国师缓缓道,他的声音有些深邃和疲惫。

  “平安啊,如若让你辅佐陛下,你可愿?”

  国师转身,布满老人斑的脸上,带着一丝希冀,盯着陆番。

  轮椅上,陆番却是从棋盒中夹起了一颗黑子,轻轻落棋盘,食指抵着棋子,轻轻摩挲。

  “我,不愿。”

  拒绝的简单干脆,丝毫不留余地。

  国师倒是也没有太过失望,显然陆番的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

  “叨唠够久了,老朽也该去陆府拔葱了……”

  国师迈了两步,往楼阁下走去。

  陆番一愣,“葱……哦不,莫天语还没拔出来?”

  陆番是真愣住了,他以为国师是去救了莫天语再过来的。

  这莫天语……真的是亲弟子么?

  “那小子,目空一切,脾性高傲,压压也好。”

  国师摆了摆手。

  忽然,国师站在楼阁木梯前,望着陆番。

  尔后,国师正肃。

  宽袖一摆,双手交叠于身前,一股压迫性十足的浩然气自国师身上涌起。

  “儒教,孔修。”

  陆番目光一闪,轮椅自动转向,正对国师,也双手交叠。

  “北洛,陆番。”

  两人微微拱手。

  国师主动自报性命,这是对陆番诸子级实力的认可。

  下一刻,国师仰天大笑,转身踩着木梯,下了楼。

  “凝姐。”

  陆番轻声道。

  “喏。”

  凝昭会意,走到轮椅之后,推着轮椅跟在国师后面。

  倪玉则是背起棋盘。

  聂长卿抱着杀猪刀,看到聂双也要跟上去,被他瞪了一眼。

  “半个时辰绕岛速跑二十圈,未完成罚扎马步两个时辰。”

  聂双顿时小脸煞白。

  聂长卿……你变了!

  倪玉满脸同情的拍了拍聂双的肩膀后,屁颠屁颠的跟上陆番身边。

  湖畔微风徐徐。

  陆长空盘坐在一株大菊花之下,他心气神沉凝,体内的灵气飞速涌动。

  他感觉到大菊花在吞吐着一缕灵气。

  他沉淀心神,要捕捉这大菊花吞吐的灵气,要从“菊口夺气”。

  蓦地。

  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