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唐一墨所派遣的南郡,南府军援军赶赴到东阳郡的时候,战争已经落下了帷幕。https://

  东夷人大败溃逃,慌不择路,留下了满地的尸骸。

  这让赶赴而来的南府军有些愕然。

  缺少修行人军队的东阳郡居然守住了?

  而且,死伤的人数还不算很多,至少南府军的统领一眼看过去,东阳郡的士卒,大多数都没有缺胳膊少腿。

  这样一场战争,死的人数,居然这么少,比起南郡还要少,简直可以说是不可思议。

  不过……

  东阳郡士卒的兴致似乎并不高,丝毫没有打了胜仗后的兴奋和开心。

  太守杨木亲自接见了南府军的援军。

  东阳郡和南郡算是敌人,双方都曾有过摩擦。

  杨木只是本着试一试的心态,朝着南郡发出了援书,却是没有想到,南郡居然真的派来了援军,还是南府军这种修行人军队。

  “多谢……”

  杨木目光中蕴含着复杂。

  夫子的死让他明白,哪有什么帝京来的援军,皇帝根本就不想支援东阳郡。

  这让杨木的内心中涌动出了一把火。

  不仅仅是南府军。

  紧随其后的,还有策马而来的西凉铁骑,项家军。

  他与西郡求援,西郡也派来了援军。

  北郡也有铁骑纵横,一身轻甲的军队入了东阳。

  可惜,战争结束了。

  杨木谢过了三方,将战场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将夫子的战绩也告知了世人。

  各方势力都有些震骇,对视了一眼,都是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们是修行人,他们很清楚,对上凡人,他们到底有多大的优势。

  然而,夫子居然以凡人之躯,造就了一场宛若神话般的战役。

  这让他们对于夫子,莫名的涌起了敬佩。

  各郡援军退走,他们裹挟着让天下震惊的消息,退出了东阳郡。

  而一则则消息,也在飞鸽震动的白羽之下,传遍了天下。

  儒教夫子,陨于东阳。

  飞鸽落下,各方势力得知了消息,在震骇的同时,消息便一传十,十传百,天机阁也转了这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大周朝。

  一时间,天下儒生有不少人恸哭。

  但是更多势力在感慨的同时,还是震怒。

  怒什么?

  自然是怒大周帝京的不作为!

  东阳郡同时向南郡、西郡和北郡以及帝京发出了援书,援书最早到的是帝京,而且早到了很久,可是,皇帝选择无视。

  而西郡、北郡和南郡这三方反而派遣出了援军,特别是和东阳郡有摩擦的南郡,都在这等时刻派出了援军。

  可唯独大周朝帝京,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回信都没有。

  夫子只好亲临东阳郡,以一己之力,扛起大任,燃烧浩然气,击溃东夷入侵者。

  一时间。

  天下儒生愤怒不已,帝京更是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对象。

  帝京。

  宇文秀面色冰冷。

  小宦官传给他的消息让他震骇,在震骇的同时,还有压抑不住的怒火。

  “北洛城……竟敢如此欺朕!”

  但是,随后而来的消息,如巨浪一般拍的他有些心颤。

  夫子……陨落东阳郡。

  对抗东夷修行人,一气照汗青。

  得知这个消息,宇文秀的身体在刹那有些冰冷,许久之后,才是平复下了心情。

  一位小宦官带着惶恐,入了紫金阁。

  “陛下……”

  “夫子身死,天下儒生怪罪帝京不作为,帝京中的儒生,正聚于长街之上,发出抗议,要陛下给出一个说法。”

  小宦官躬身道,夫子一死,帝京震动。

  要知道,天下儒生皆夫子的学生,世人岂会不震动。

  宇文秀坐在龙椅上,大殿内没有燃烛,显得黑压压一片。

  “他们……要朕给个什么说法?”

  宇文秀冰冷的声音从其上传来。

  “老师的死,难道朕不痛心吗?要这群儒生来指责朕?他们有什么资格?!”

  “夫子若乖乖呆在帝京,岂会身死?”

  “所以,他为什么要离开帝京,为什么要去东阳郡?!”

  宇文秀说着说着,似乎情绪激动了起来,到最后,几乎是在咆哮。

  底下的小宦官,恐惧的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千夫所指是吧……”

  “将朕的黑龙十三甲唤来。”宇文秀似乎平复下了心情,道。

  尔后……

  小宦官出了紫金宫,不一会儿,殿外,便有甲胄铿锵之声,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从殿外迈步而入。

  共十二人,皆是着黑色轻甲,甲胄上镌刻有黑龙龙首。

  “陛下……”

  十二人拱手,道。

  “聚集黑龙卫,镇压帝京纷乱。”

  “朕乃天子,岂由得这些臭儒生指指点点,哪怕千夫所指,他们也没有资格。”

  宇文秀道。

  底下,十二人对视了一眼,皆是颔首。

  “喏。”

  尔后,黑龙十二甲便退出了紫金宫,纷纷翻身上黑马,在大雪中飞速奔走。

  黑龙卫聚集,甲胄森严,倒映着冰冷光着。

  帝京长街上。

  一位位穿着儒衫的儒生在义愤填膺的怒骂着。

  他们聚集在一起,如一道长流,缓缓往紫金宫而去。

  而且这长流还在不断的壮大,有天下儒生从帝京外汇聚而来,加入长流中。

  他们需要为夫子的死,讨一个公道。

  他们需要知道,为何帝京不出增援。

  东夷乃五胡之一,五胡乱周,而帝京之主,却连援兵都不出。

  这等事,难道不可笑吗?

  帝京周围的百姓看着这道儒生洪流,情绪复杂万分。

  人群中。

  茶楼店的美妇芊芊,美眸波动,天上下着雪,莫名让她觉得冷。

  “要变天了啊……”

  美妇抿着嘴唇,呢喃了一句。

  马蹄声炸裂。

  满地积雪飞扬崩洒。

  远处,满地白雪的帝京长街之上,却是有黑甲如游龙般浮现。

  黑龙卫纷纷策马,在帝京长街上肆无忌惮的横行。

  这是皇帝的守卫军,修行人军队,黑龙卫,每一位黑龙卫的士兵都是披着黑甲,戴着黑龙面具,散发着犹如死神般的气息。

  黑龙十三甲之首,拉扯起了马匹缰绳。

  他那面具下的眼眸,倒映着一位位儒生义愤填膺的面孔。

  没有说什么。

  这位黑龙十三甲之首,抬起手手掌。

  徐徐一挥。

  尔后,身后的黑龙卫便纷纷策马如骑兵般冲锋而出。

  锋锐的长矛倒映着满地白雪的白影,撕碎了天上飘落的雪花。

  殷红的血,不屈的怒叱,洒了满地。

  帝京的长街,血腥弥漫,这一日,乃天下儒生之难。

  人群中。

  百姓皆是肝胆俱裂,许多人被眼前的画面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美妇芊芊捂住了嘴,眼眸中尤带着不可置信。

  马蹄声渐渐停止。

  而帝京长街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儒生尸体。

  天空飘下了血,连血都是染着红。

  闻讯赶来的孔南飞手中的剑跌落在了地上,呆呆的看着满地儒生之尸。

  他的嘴唇在嗫嚅了一阵,脸上的表情顿时非哭非笑。

  他想到了夫子最后离开书阁时那个失望的表情。

  宇文秀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