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玄历九十年,春。

  北郡,神朝京都。

  有灵气匹练横掠过天穹,阳神境的可怕气机笼罩,让全帝京的百姓瑟瑟发抖。

  帝京青石铺就的长街,一道道身披银甲的军士在飞速的奔走,甲胄在奔走之间所发出的铿锵声响,震动着耳膜。

  一位位裹在黑袍中的阴神境,漂浮在空中,黑袍的衣袂飘扬着。

  天空阴沉,有冰冷的雨落下。

  太子谋反了。

  整个帝京都被封锁,这些年来,太子暗自培养的势力,飞速的从帝京的各个角落浮现,接管了大玄皇宫中的一切。

  太子背后站着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一人,人皇何等存在,立神朝九十年,在位九十年,天下被管理的井井有条,秩序稳定,社会和谐。

  这样的人皇,谁人不敬?

  但是,有人便会有利益,况且……九十年时间,人皇老了。

  人皇无法修行,所以和修行人不一样,寿元在不断的消耗,如今早已经老态龙钟。

  当初那精神奕奕,气吞万里如虎的澹台玄,仿佛一只迈向暮年的雄狮。

  这或许便是凡人与修行人相比,所存在的悲哀。

  太子等不及了,他等了一年又一年,他不敢修行,因为想要成为人皇,不能修行,这是规矩,是白玉京立下的规矩,他不敢废。

  虽然自从大玄神朝建立,白玉京便隐世,太子出生的时候,也只听过白玉京之名,但是却仍旧不妨碍他对白玉京心存恭敬。

  他听过太多关于白玉京的神话。

  五凰第一圣地,虽然只有寥寥数人,但是,哪怕是大玄神朝在白玉京面前都不堪一击。

  因而,太子没有修行,而没有修行的他,也同样老了。

  一年复一年,从二十岁等到了三十岁,三十岁等到了五十岁。

  而如今他六十八了,他等不下去了。

  太子穿着黑色皇袍,头戴珠玉冠,这是当年澹台玄立朝盛典的时候穿的。

  他面色不苟,一步一步迈步而行。

  他的身后,十位阴神,一位阳神境强者也纷纷落地。

  他们即将面见人皇,哪怕是老迈人皇,他们也不敢飞行。

  一路往宫殿行走而去。

  有老迈的大儒满脸怒色的站在石梯上,怒骂着太子。

  谋反乃大逆不道之罪,太子谋反,更是罪上加罪。

  然而,太子不在乎了。

  在大玄神朝,并不是所有大臣都是修行人,毕竟,修行是看天赋的,有的大臣一生都无法跨入体藏境,所以寿元终究有限。

  人皇对于百官的要求,主要是看能力,治理能力和管辖能力,实力他并不看重。

  太子挥手。

  阴神境强者迸射而出,探出手擒拿,灵气化作手掌抓向这大儒。

  “腌臜之货!休要碰老夫!”

  大儒一声喝,竟是喝的这灵气手掌炸碎!

  不过,终究还是无力,被阴神强者给拉扯下去。

  太子不敢杀这些大儒,因为这些大儒是浩然宗的人……

  墨矩归隐,江漓入古墓……

  当年人皇的得力助手薛涛,听闻也身死,人皇自恃自身龙气,对于周身侍卫的安排并不是很看重,最强的侍卫也不过是区区元婴境。

  太子这一次是把握十足。

  轰隆隆!

  宫殿紧闭的门悠然开启。

  阳神强者安静的站在太子身边,十位阴神境则是一路杀入。

  皇宫流血,满地的侍卫尸骸遍布,洁白的石梯仿佛刷了一层血色的墨。

  终于,到了深宫。

  最后一座宫殿,人皇闭门的宫殿。

  太子行走,拂袖躬身。

  “父皇,你老了,该休息了。”

  太子朗声道。

  但是,他的声音中,竟是带着些许的颤抖。

  多少年了啊……

  他终于能坐上那位置。

  神朝之主,多么诱人的位置!

  声音在四周回荡,静谧中带着几分幽森。

  尔后,有轻微的咳嗽声从深宫中传来。

  嘎吱。

  那是涂着红漆的木门被打开的声音。

  高坎迈过,发丝不加打理,凌乱垂落,身上只穿着闲适袍服的澹台玄从中走出。

  澹台玄老了,满脸沟壑,整个人看上去也变得有几分瘦弱,他失去了曾经的英武。

  不过,他很平静,负着手,老迈的眼眸中,有着几许深沉。

  他眺望东海方向,尔后,不急不慢的收回目光,徐徐叹了口气。

  “转瞬即逝的岁月啊。”

  “本王也老了,周围熟悉的人……也都消失的差不多了。”

  澹台玄摇了摇头。

  人老了,总是有些怀旧,他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当初大周天子宇文秀最后的光辉。

  但是他和宇文秀不一样,他励精图治,勤勤勉勉,他自问自己是一位好皇帝。

  而宇文秀施行的是暴政,以人命喂黑龙,可能不是个好皇帝。

  可是,澹台玄此刻竟是觉得,他的晚年,竟是和宇文秀的下场有点像。

  “陛下!”

  人群中,一身是血的大儒冲了出来,他们老泪纵横,跪伏在地上。

  这些大儒满是悲戚,有几位更是怒视太子。

  手指指着太子,颤颤兢兢。

  他们其实很失望,因为当初推举太子,也有他们的份。

  可是,如今的太子的所做所为,深深痛击着他们的心。

  “拉下去!”

  太子神色一冷,道。

  光华闪过。

  阴神强者犹如一阵风掠出,欲要将这些大儒全部带走。

  这些大儒大臣震怒,“勿动老夫!”

  刚烈的老头子们,不断挣扎着,有的甚至欲要撞死当场。

  澹台玄看着这些拥护他的老臣,脸上不由流露出了笑容。

  不一样。

  他和宇文秀还是不一样,他这一生,或许没有得到什么像样的仙缘,但是比起闭关苦修的修行人,却是过的轰轰烈烈了许多。

  他的眼神看着老臣们,带着几许温和。

  他抬起头,隐隐间甚至能够听到长街上百姓们跪伏时传来的诵念。

  不少百姓中的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跪伏长街,怒骂着太子。

  澹台玄笑了。

  太子则是有些怒。

  因为,澹台玄从走出皇宫到如今,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

  “父皇!”

  太子加重了声音。

  “你有何颜面面对陛下!”

  一位老臣怒骂太子,唾沫星子都快要喷到太子脸上。

  “闭嘴!”

  太子恼怒,面色涨红。

  “杀了他!”

  太子挥手,冰冷无情道。

  “谁在阻拦,谁在咒骂,通通杀了!”

  太子爆喝着。

  他身后的阴神境,纷纷闪烁残影,抬起手扣在了这些老臣的脖颈上。

  澹台玄终于将视线落在了太子身上。

  “你太让朕失望了。”

  澹台玄道。

  他遗憾的摇了摇头。

  “你真做好了当一个帝皇的准备了吗?”

  “你真的准备好接管一个神朝了吗?”

  澹台玄道。

  太子呼吸却是急促了起来。

  然而,澹台玄没有给太子说话的机会。

  目光扫过,落在了那位裹在黑袍中的阳神强者身上,以及诸多阴神境身上。

  “你们又不是陆少主,谁给你们的胆子以修行人的身份插手神朝事务……”

  澹台玄笑了笑,道。

  沙哑的声音萦绕在场中,竟是引得不少修行人色变。

  “放开这些老家伙们。”

  澹台玄道。

  下一刻,澹台玄踏出一步。

  轰!

  身上磅礴的龙气汹涌蒸腾。

  不过,人皇的龙气早已经衰退,没有了曾经超越百丈的骇人威势。

  “父皇……你的龙气已经不复往昔了,你真的老了!”

  太子道。

  他扭头对身后的阳神境开口。

  “陛下,得罪了。”

  这位裹在黑袍中的阳神境,朝着澹台玄躬身道。

  下一刻,身形骤然掠出,强横的灵识波动和灵气波动,使得整个帝京都卷起骇人的灵气旋涡似的。

  这位阳神境强者化作一道流光,飞速的冲向澹台玄。

  澹台玄大笑起来。

  大步迈出,怒目圆瞪,一喝之下。

  犹如奔雷滚滚。

  这位阳神境被喝的咳血倒退,踩碎数块砖石。

  心中骇然万分,没有想到老迈的人皇,依旧能一喝让他喋血。

  澹台玄一喝之后,龙气收敛,整个人又宛若一块朽木,看着那喋血的阳神境,摇了摇头。

  “唉,朕果然还是老了……”

  “若是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打造超玄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李鸿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鸿天并收藏打造超玄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