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黄河百害,唯利一套

  堤内损失堤外补这是一种很普通的正常的为政策略,并不会因为统治者的主观愿望而受到动摇。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善良,可以温和,最多自己受点苦,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当你麾下有数百万人的时候,他们的需求就是你前进的方向。

  富庶的地方人口总是会出现爆发现象的。

  尤其是关中这片很适合生孩子的地方更是如此。

  外边的人不断地涌进关中,关中本土的百姓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孩子就一堆堆的被生出来,从开始啼哭的第一天开始,蓝田县就要为这个孩子准备土地,粮食,以及学校。

  以前关中人生的孩子中,十个有三个基本没有可能活到成年。

  自从蓝田县将卫生知识融入到关中稳婆体系当中之后,新生儿的夭折就成少见的事情了。

  尤其是消毒,跟产钳这两种举措在关中蔓延开来之后,蓝田县的母婴致死率就大大的下降了。

  因为有大量的外来人口迁入蓝田县,血脉混合之后,这里的孩子很少出现痴呆。

  孩子多是人丁兴旺的表现,对于大明朝的一个地区来说也同样如此。

  人多了,土地不够用,云昭敏锐的发现,一个大明人明显的要比后世人需要更多的土地才能存活,想要过上好日子,就需要更加多的土地才成。

  十年以来,关中人口逐渐得到了恢复,在关中土地无法承载这么多人口的时候,云昭既然收取了百姓们的赋税,那么,他就有责任为这些百姓寻找更多的土地。

  创造一个更加宽松,惬意的生活环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云昭是去偷,还是去抢,亦或是卖身,百姓们是不管的,毕竟,该交的赋税已经交过了。

  土地是偷不来的,云昭也不可能卖身,那么,抢劫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河套之地原本为古朔方,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现在的宁夏卫一个人脑子打出猪脑子来的世界。

  自从巨寇杨六,射塌天听了云昭的劝说带着一大群贼寇去了宁夏卫之后,这里就彻底的乱了。

  有这两位巨寇裹挟的七八万汉人一头扎进了全是回回居住的宁夏卫,虽然在初期受到了以回回为主的各族原住民的激烈抵抗,不过,他们终究不是杨六,以及射塌天的对手,更不要说其中还有来自云氏集团的两百人辅助。

  宁夏卫的官兵们在贺虎臣,王世龙两任总兵官去世之后,基本上就已经蜕化成了农夫。

  如今的宁夏卫,百姓们四分五裂的居住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对生产,生活极为不利。

  云昭不是陕西路的最高首领,但是他认为自己对宁夏卫这片受陕西路节制的地方还是有一些发言权的,尤其是对一个地方的发展来说,蓝田县必须关注。

  说起来,云昭对宁夏大米已经垂涎很久了。

  杨六跟射塌天已经很好了完成了他们进驻宁夏的任务,现在,深耕宁夏这片塞上江南的重任应该交付蓝田县了。

  去宁夏的最好人选自然是李定国跟张国凤,所以,云昭不得不再次开酒宴,找这两个人商量一下经营河套的事情。

  “我们去了杨六跟射塌天怎么办?”

  “他们不是问题!”

  “不是问题是个什么话,你的意思是等我们去了之后,这两个人就不存在了?”

  “半年前,他们就已经不存在了!”

  云昭左右瞅瞅没看见外人,就低声道。

  李定国呆滞了一下道:“你杀的?”

  云昭摇头道:“是宁夏卫的大里长段国仁认为这两个家伙有抛开我们独自建设受降城的倾向,就找人把他们给毒死了,人头是二月份送来的,因为是绝密,就没告诉你们。”

  李定国吞咽一口口水道:“毒死?”

  云昭点头道:“段国仁认为此事不宜大张旗鼓,更不能让外人知晓,要给他留出来清理这两人心腹的时间,就只能用隐秘手段了。

  本来我准备给他们八个月的时间来安稳这些人。

  可惜,蓝田县先是地龙翻身,又是水灾的,影响了作坊生产,加上道路损毁严重,明年的商贸形势会很差,我们必须未雨绸缪,给蓝田县寻找一个新的财源。

  我们考量过之后,认为河套是个不错的地方,那里已经风调雨顺很多年了,民间积蓄了很多财富,却没有被有效的利用,加上那里财富分布很不平衡,异族人的势力过大,对我们的统治不利。

  你们过去之后,要打破这种壁垒,以武力支持段国仁的改制大业。”

  李定国的喝了一口酒平缓一下心情道:“段国仁要怎么改制?”

  云昭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均田,平赋,取余财用于建设好河套之地,等待关中移民就食。”

  李定国摇晃一下脑袋道:“也就是说,要打击那些土豪劣绅是吧?”

  云昭给李定国,张国凤重新倒满酒道:“那里情况复杂,信回回教的人太多,我们不禁止百姓的信仰,但是呢,我们也不容忍有人借助神灵之名盘剥百姓。

  这些年段国仁已经培育了一些精通回回教义的本土阿訇,你们要支持这些新的宗教人士,打击那些旧有,腐朽的,变质的宗教人士。

  最终建立属于我们的新宗教体系,这是一桩极为重要的工作,对我们将来向西域进军极为重要,我们甚至可以说,他们才是我们向西域进军的先锋官。

  这是蓝田县体系中极为重要的一环,你要小心谨慎,段国仁这个人为人阴鸷,说话,做事可能不讨人喜欢,不过,你也不用怀疑他的立场。

  他是一个可以为我蓝田县抛头颅洒热血的人。”

  张国凤放下酒杯道:“我们的权限有多大?可以自主的程度有没有一个尺度。遇到突发事件我们能不能随机应变?”

  云昭淡淡的道:“做吧,那里的军事计划全部由你们两个说了算,你们要配合段国仁的工作,同时,段国仁也要配合你们,蓝田县做事,向来都是文武互不干涉原则,但是,在第一阶段,是以段国仁的工作为重点,我想,你们应该能把握好尺度。”

  李定国轻声道:“杀戮必不可免。”

  云昭抬头瞅瞅李定国道:“军队就是干这个的。”

  李定国默不作声,举起酒杯跟云昭碰了一下,就一饮而尽。

  送走了这两个人,云昭忍不住摇摇头,自己在内部人中间施行的有话就说政策其实很让人头疼,好多事情是可以做,却不能说。

  一旦说透了,就会引来别的麻烦。

  段国仁在信中说的非常清楚,回回教对宁夏卫来说极为重要,且不可替代,还说,人脑袋对人世的认可不同,哪怕模样一样,语言一样,就会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如果有国家观念还好一些,可惜,在大明,汉人认同自己的家族,回回只会认可自己的宗教。

  李定国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云昭很担心他会弄出乱子来的,可是,不用李定国,别人会更加的没有经验,还不如让李定国出马。

  事实证明,云昭用两万两银子把李定国买回来是一桩多么划算的买卖。

  李定国在离开云昭的大书房之后,就迅速找到了蓝田县内部情报大总管云霄,他要云霄在最短的时间里替他找到一个人。

  云霄再把此事告诉云昭之后,云昭就高兴地在自己脑袋上捶打两下,如果自己以前是一头英明的野猪精,那么,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就是真正的蠢猪。

  对付回回人,自然是回回人最好,他们之间相互对付那就是族群自己的矛盾,与外族人无关。

  李定国要找的就是昔日的同僚,绥德人——老回回!

  老回回当年也是一地豪雄,曾经带领兵马转战陕西,宁夏,山西,河南,最远抵达河北,湖北,声威最盛的时候麾下兵马三万余。

  自从李洪基兵败,张献忠,罗汝才投降,老回回便不知所踪,有人说他已经病死了,但是更多的传言说,老回回依旧不死心,还在暗中积蓄兵马粮草,准备东山再起。

  此人在回人中声望颇高,有一呼百应的能力。

  “老回回没有死,但是呢,也没有准备什么东山再起,而是潜伏在南阳附近的伏牛山北麓中养病,已经有两年时间不曾出头露面了。

  估计对张秉忠已经心灰意冷。”

  “伏牛山啊!”

  “没有错,冯英的部属就在伏牛山,不过,冯英准备把伏牛山打造成自己的老巢,所以,对伏牛山的人采用了怀柔的态度,加上老回回平日里深居简出,从不惹事,所以,被冯英错过了,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