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初晨的朝阳越升越高,终于,阳光从卧室南墙的小窗处射了进来,照在李长青的脸上,身上,手上。

  刺眼。

  燥热。

  灼烧。

  李长青皱起眉头,他感觉自己嘴巴两侧各有一颗牙齿正在发痒,而且身体对阳光的应激反应更加明显,那是一种刺痛,就像有人在拿锋利的尖刺随机地扎他的胃和肠。

  好想喝点什么?

  比如……

  血?

  李长青被脑海里突然涌出来的这个清晰而可怕的念头给吓了一跳,“该死,症状已经恶化到对意识产生如此强烈的控制了吗?在我穿越前,这货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咬断片的啊?”

  李长青曾无数次尝试回忆这具身体的过去,从那些断断续续的模糊画面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无疑是最后一个画面……

  那是他穿越醒来的当晚,在一家废弃的纺织厂房内,这个倒霉的侦探打着手电才刚走进去,还没等站稳,便被一个漆黑模糊,甚至看不清大小体型的东西给咬住了脖子!

  然后……

  就是自己醒来,在花了一炷香时间初步确认了状况后,自己便捂着脖子惊恐的跌跌撞撞的逃了出去!

  再然后……

  就是自己大半夜一家家敲诊所的门,寻求治疗,却在有一家开门后才发现,自己脖子上除了持续的灼痛感外,再无其它伤口?

  再然后……

  自己依靠对记忆的不断读取,鼓起勇气回到了侦探所。刚打开门,迎面便扑来一个清纯可人却满脸愁容的白衣女鬼,“李长青,咱们得交房租了!”

  ……

  在那之后……

  两世为人的经历和见识,特别是得益于网络时代对知识萃取的方便程度,加上李长青幼时跟在爷爷身边,多少曾学到了些行走江湖的皮毛,绝对是没见过猪上树,却也见过猪跑路的那种。

  以上种种,让李长青迅速适应了状况,并在记忆片段和记事本的帮助下,在唐小雨的辅助下,开始顺利接手起侦探事务所的日常工作来。

  一切都很顺利,除了曾经被那个不知名不知形的东西咬过所带来的身体隐患外。

  怕热!

  惧光!

  牙痒!

  刺痛!

  渴血!

  甚至在发作时,李长青的皮肤表面会由内而外生出细微的白色毛发!

  一切一切迹象,都很像爷爷曾经提及过的僵化现象,但也有细微不同。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长青去市场上买了五斤生糯米并尝试性的吃了一点,随后惊喜发现,虽然当生糯米从嘴巴到咽喉时,就如滚烫的铁珠,但只要吞下肚后,便是有效的!

  自己僵化的症状明显被压制了。

  经过两周摸索,李长青多少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这些生糯米,每隔二十四小时便要吃五钱。

  一次吃翻倍数量的糯米,压制时间也并不会延长。

  当被太阳光照射时,五钱生糯米对他的身体的压制时间会缩短一倍,也就是需要在二十四小时内吃两次五钱,但同样逻辑,每次吃翻倍数量的糯米也不会带来任何额外的帮助。

  至于煮熟的糯米,嗯,很美味,但没有任何效果。

  难道他就这样靠吃生糯米度过余生么?

  答案当然不是。

  对于自己的病,李长青其实并不紧张。

  因为他在测试各种治疗僵化的法子中,曾经尝试过爷爷教授的冥想打坐法。

  而当他首次进入冥想状态时,李长青竟然无比惊喜地发现,导致他穿越过来的罪魁祸首就藏在他的脑海之中……

  该怎么描述呢?

  当李长青每次内视脑海时,都会觉得那画面很不可思议!

  因为那三颗带给他穿越命运的白色骰子,一直是以暗灰色未激活的状态悬浮于他脑海中央。骰子周围,就像六星绕日一般,六本书籍围绕着它缓缓地公转。

  这些书里的五本,就和三颗骰子一般,保持着暗灰色未激活的状态,而只有一本书深紫色,名为《太上三洞神符》的书是亮色的。

  李长青能在脑海中看清楚并打开它。

  为什么只有这本书能够正常显示,原因李长青知道。

  因为当他第一次进入冥想时,那六本书其实都是呈现暗灰色的未激活状态,只有居于中间的骰子是亮色正常显示的。而当李长青的意识触及到三颗骰子时,它们突然开始转动,就仿佛被他的精神触手给拨动了一般。

  骰子转啊滚的,最终徐徐停在了222的点数上。

  旋即,那六本书中距离骰子第二近的一本名为《太上三洞神符》的书籍,便被瞬间点亮,而骰子却变成了暗灰色未激活。

  李长青之所以对自己疑似僵化的病不紧张,便是因为这本《太上三洞神符》的第二页,居然记载有压制尸气的方法……

  该书目前只能打开前两页,其中第一页记录的是一张敕召符的相关图解。

  这符的介绍是: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旱魃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狂枭只为原作者巫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九并收藏旱魃神探最新章节